English
简体   |   繁体   |   English   |  

十一将至,国人旅游的热情不断高涨。从“网红打卡”胜地到经典旅游景区,甚至是地区周边游的热度都持续火热,而减税降费红利更是给红火的旅游业“添柴加火”。

老弄堂的“坊间故事”

旧时光藏着旧故事,老弄堂装着老上海。近年来,“田子坊”从一条不知名的寻常弄堂变成了中外游客追捧的“网红打卡”胜地。

如今的田子坊,每天都接待着大批游客,人们漫步在石库门建筑中间,探寻藏在老房子里的艺术作品,逛累了就坐下喝杯咖啡,品尝世界各国的美食,仿佛时光交错,老上海和新时代在这里奇妙地融合起来。与此同时,田子坊也是上海市中心微观经济主体最为活跃的街区之一,这些年国家一系列税收政策激发了创新创业的活力。田子坊里,老弄堂的新主人有着新的“坊间故事”。

坊里的“乃源”画廊,面积不算大,但艺术品丰富。主人俞乃群自我介绍,他本人就是一位以美术创作为生的艺术工作者,得益于田子坊的产业集聚效应,光顾“乃源”画廊的行家不少,画廊的经营规模稳步扩大。

“过去,像我们这种小本经营的商户,很少主动跟政府部门打交道。我又只晓得画画,不懂什么税收政策,也怕麻烦,有什么不明白的,只好邻近几家商铺互相询问一下,有些事就不了了之。”俞乃群说,“如今税务部门的服务越来越贴近我们,今年国家推出很多减税降费政策,税务人员特别过来对我们经营文化产业的商户宣传调研,我知道的多了,也乐意主动去问了。”

他说,在调研中,他反映了画廊销售画作开票难的问题,税务人员立即给予具体详细的辅导,为他梳理操作流程,很快便解决了问题,得以顺利开票。“他们还向我推荐了税务局的微信公众号和网站,现在我足不出户就能获取各类税收优惠政策的信息,既便捷又权威。”他说。

20世纪初,上海出现了描写咖啡的竹枝词,一些海派文人经常流连咖啡馆,许多新思想、新文化就诞生于此。今天的上海,咖啡馆数量在全国名列前茅,田子坊小小的弄堂里,就藏着十几家咖啡馆,走几步就能闻到浓浓的咖啡香。

“做一杯口感好、味道好的咖啡,首先要选择品质上乘的咖啡豆,注意烘焙时间,使用优质咖啡机,根据需要研磨不同粗细的咖啡粉,再加上纯净的好水。当然,这一切都需要专业的咖啡师来完成。”在田子坊里的明兴咖啡馆,老板冯祥兴谈起咖啡便如数家珍。他自豪地表示,自家的咖啡店始终秉持“保证一流质量、保持一级信誉”的经营理念,从原料采购到设备选择、再到员工招聘,都严格把关,只为让顾客喝到最好的咖啡。

不过他也坦言,这几年由于原材料、租金和人工成本越涨越高,咖啡馆一度陷入资金困境。今年起,随着国家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政策的落地,令他觉得轻松许多,他算了一笔账:“政策实行后,我们的销售额没达到增值税的起征点,就不用缴税了,个人所得税也大幅降低。总的来说,一年能省将近4万元呢,资金压力减轻不小。”

据统计,今年上半年,黄浦区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新增减税1.74亿元,其中,个体工商户和民营企业成为最大受益群体,占全部减税额近五成。千千万万小微企业的稳定发展是促进城市人口稳定就业的有力保障,减税降费的春风吹到了田子坊,为这里众多小商户降低经营成本,减轻资金负担,为人们在这个特大型城市中更好地生存发展提供了更充足的动力。

农家乐“乐起来”

贵安新区湖潮乡车田村依山傍水、景色宜人。如今,这里正是旅游的旺季。即使在平时,这里仍是人山人海,从贵阳、安顺等地前来游玩的游客络绎不绝。雷艳宏是这里一家名为“小花溪农庄”的负责人。他现在每天都很开心,一方面是生意好了,另一方面是交的税少了。

“以前,一个季度要交9000元增值税,现在啊,一分钱都不用交了!”雷艳宏兴奋地说道。原本,旅游旺季的到来,他还担心,税费会不会上涨,但没想到的是,税费竟下降了如此之多。

雷艳宏在车田村的农家乐已经有很多年了。此前,他的税费是进行核定征收,核定征收金额是10万元,按此计算,增值税每季度要缴纳9000元。

对于雷艳宏来说,这也算很大一笔开支了。他说,旺季的时候,这笔钱或许不算什么,但到了冬季,农家乐就进入了淡季,而农家乐同样也要缴纳这笔税费。不过如今,增值税起征点由月销售额3万元提高到了10万元。对于小花溪农家乐来说,增值税这一块,基本不用再缴税了。

“相当于一个季度就增加了近万元的收入。”雷艳宏说。

一直以来,雷艳宏都有一个想法。他想把农家乐打造成为玫瑰园,只要游客进来,就能感受到自己被玫瑰花所围绕。但一直以来,由于资金的关系,他的这个想法一直没有实施。

现在,他可以放手去做了。“减税降费政策真的好,现在我可以利用这部分钱对农家乐进行改造了。”他笑着说,农家乐的环境好了,自然会吸引更多的客人,而客人多了,自己的收入也会提高。

此外,他还表示,利用这笔少交的税费,他还可以用来雇佣更多的工人,为解决周边村民的就业问题提供一些自己的微薄力量。同时,自己还可以在菜品上进行改造,其目的也是吸引更多的游客到来。

据介绍,国家各项减税降费政策的出炉,增强了农家乐老板们的信心,大家都没有了后顾之忧,将精力更好得放在经营之上。

老潘的葡萄熟了

每到秋天,北京市大兴区采育镇上万亩葡萄绿野飘香,成为北京市民休闲旅游“打卡”的地方。老潘也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,家里的葡萄园迎来了大丰收,纷至沓来的葡萄采摘客让他忙得不亦乐乎。“老潘,您这生意这么好,不少赚钱吧?”客人打趣地问道。“哪里哪里,不过比以前可强多了,得亏国家政策越来越好,我们不用缴税了,收入增加了,这葡萄种得越来越有盼头!”老潘笑得合不拢嘴。

说起来,老潘种葡萄可有年头了。1998年,老潘第一年种葡萄,那时国家的扶持政策不是太多,农业税还没退出历史舞台。5亩地的粮食和葡萄,老潘忙忙碌碌一年下来毛利润不到2万元钱,再去掉化肥、农药等成本,细算下来他一年赚不了多少。每每聊起来,老潘总是感慨万千:“我记着2006年以前,家里每年还得交公粮,当时一年得交90公斤麦子和70公斤棒子。那时候家里不富裕,家庭负担重,我只盼着够吃够喝够开销就行了。后来公粮取消了,国家政策也越来越好,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。”老潘说的“取消公粮”,正是国家出台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惠农政策:全面取消农业税,这结束了2600多年农民种地纳税的历史,使老潘这样的广大农民从事农业生产的积极性一下子高涨起来。

给老潘带来实惠的还不止这些。对农民专业合作社向本社成员销售的农膜、种子、种苗、农药、农机免征增值税;直接用于采摘、观光的种植、养殖、饲养的土地,免征城镇土地使用税;对金融机构农户小额贷款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……趁着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的春风,老潘的葡萄种植园迎来了进一步发展。老潘将种植规模扩大到17亩,同时,充分利用税收优惠政策,引进葡萄新品种,将传统的自产自销模式转型为以采摘观光为主的新型种植园模式,一年的收入从一年不足2万元增长到近20万元。

在采育镇,像老潘这样的葡萄种植户有几千户,他们种植了全北京半数以上的葡萄。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以来,各类税收优惠政策使他们真真切切地得到了实惠。手里的钱多了,种植户在壮大葡萄种植产业的同时,实现传统的种植业逐步转型升级。如今,农家乐、采摘园不断涌现,葡萄旅游文化节火热举办……“税务蓝”行走在采育广袤的田野中,为葡萄产业一路保驾护航,“老潘们”的日子必将过得越来越滋润,越来越红火,越来越有盼头。

责任编辑:

版权所有:大发3D_大发3DAPP下载